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他拉着冯宝宝躲在一个小山包下的洞里。
抗日呢。
异人也怕枪子儿,何况敌人是军队。

外面风声喧嚣,他和她挤在土洞里,身体相触,呼吸相闻。像一对子宫里相对的胎儿。白生生的姑娘现在灰头土脸,形容狼狈,长发杂乱纠结如一团干草,被擦出来的血口子飞快愈合,空留下许多血痂。他浑身都在隐隐作痛,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去,看起来只会比她更邋遢。
张楚岚的心情忽然有点低落。

振作,振作。

张楚岚同志,他对自己说,倒什么倒,革命尚未成功;丧什么丧,我辈不成功便做后辈成功的基石。

且尽全力。一诺千金。






评论(17)
热度(61)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