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妄想症





在你用刀捅穿我的心脏之后
我仍会爱你吗,朋友

这是宇宙最初的崩解
诞生后第一次靡艳的阵痛
血的味道如此香甜
我甚至想邀你品尝

躺在这样美丽雪亮的一缝光明里
我怎么会不原谅你




在你用刀捅穿我的心脏之后
我仍爱你吗,朋友

第二次分裂成两个细胞

风开始吹化岩石
地火涌出
烧光森林
昼夜开始混沌
星辰破碎坠落
苍穹斩杀飞鸟
一切都是仇人

第二次妊娠孕育畸形的婴儿
树冠是一张血管织就的网
焦黄的生命之树汁液苦涩
腐殖质未被构解
温床催生咧嘴微笑的罂粟种子




第三次我麻木地痛苦
如果还有第三次

深埋的尸体被掘墓者奉为宝石
供上神龛

属于我们的星球
早已被不知名黑洞吞噬

曾经
快乐叮咚的泉水
激情澎湃的海浪
都嘶哑了

现在,只剩你的刀
和一个光秃秃的我了

朋友,看着我内脏零落的骨架
告诉我,我还能爱你么?






评论
热度(6)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