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二十一





想知道来年是谁 / 在坟前缅怀我 / 总归不过那几个 / 过路人不会多看遗容

古人讲生是旅人死是归客 / 从温暖子宫睡到黄色土壤中 / 奈何人间越来越拥挤葬礼也改革 / 一把火省却腐烂过程 / 皮囊反正空空

灵魂挂在树桠上看松柏 / 月亮照不见我 / 祭奠的美酒想要喝 / 但没办法再独酌 / 曾有微醺酩酊时刻 / 共饮就更快乐

其实黄菊白玫瑰不配我 / 清明春花极烂漫 / 折一串洋槐来也可 / 花心有蜜在酿 / 正好甜到心窝

我想要墓碑会否太奢侈 / 这石头贵到叫亡灵想反驳 / 黑乌鸦停在肩头 / 然后不屑飞走

请不要扫掉青苔 / 那些是缄默的浪漫台词 / 柔软又很潮湿 / 是来不及张嘴的唇舌下 / 压着的寂寞名字






评论
热度(4)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