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几句关于他的话




成不了文。
也许会扩写……也许吧。



冷血动物

血滴溅在他的脸颊上。
热的,气味腥甜。
带着温度的液体好像能从毛孔直直流进他的皮肉里。
他抖了一下。
那一瞬他想,人为什么不是冷血动物。



共情时刻

商业街人来人往,总和的热闹不因某处的天翻地覆而削减。
他吊儿郎当跟在前面那几个人身后,距离七八米。
小团体的欢声笑语在周围人群的巨大噪音中轻微地失了真——或者是他的耳朵出了问题。

他错觉自己不在人间。又错觉自己活在人间。

年轻女孩的尸体横陈于光天化日之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聚集起来的一张张面孔像一丛丛模糊的影。狰狞、猎奇、麻木、怜悯、悲伤……所有的影都在扭曲。

美丽残酷人间。
欢乐痛苦地狱。



真假

通常他表现出来的软弱,都不是真的。
一个异人孤儿,最开始是不敢把脆弱暴露出来,之后他渐渐学会利用手段,更喜欢在背后做掌控局势的人,就不愿也绝不会把脆弱暴露出来。如果不小心暴露一点,随时会致命的危险感觉就会像一根锋利的金属丝绞在他的脖子上,令他窒息。
但他表现出来的软弱也不全是假的。
是真心实意要妥协的。他极擅长权衡利弊,不该硬扛的时候就不硬扛,该服软的时候就服软。实在躲不过去无计可施了,才会鱼死网破拼一拼。(不过有时候自己惹出来的事,他也不至于要耍赖,一个人来又一个人去好些年,自己作死除了自己担着,也没有什么别的路走,他从小就懂。)
因此他的软弱是半真半假的,或者七分真三分假,总之真真假假搅和在一块儿,别人越看不清,他就越开心。

后来的某天他想捧出一颗真心来,才发现那上面打满了补丁。心是完整的,可不是一颗完整的真心,混杂着乱七八糟的补丁,像假的,而且还不如塑料的好看。那些补丁但凡撕开一个,心腔就空了,心头血汩汩地流出去,怎么也留不住。
他于是沉默地把心收回来。



嘴硬

那些柔软的话像火星子一样燎得他满嘴泡,唇舌烫伤了,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承诺

他这辈子做过的承诺很少。
但应下了就一定会去做。
做不做得到还要看天意,他绝对全力以赴就是了。



固执

因为通透,所以固执。
太清楚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什么是过眼云烟,一旦决定了就再也不会回头。
南墙撞到死,歧路走到黑。



俗人

俗人有什么不好。
一箪食,一瓢饮,晨间露,傍晚霞,哭笑自主,爱恨随心,酒色财气沾染个净。
不必超脱。
他永远拒绝超脱。





从前同寝的人说他:“怪人。”
后来共同犯罪的人评价他:“怪胎。”
其实他呀,自认也不算很奇怪。
虽然偶尔的确会,干出些莫名其妙的事来。





评论(11)
热度(54)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