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巫优



一个极短的摸鱼。
大概是最近山洞剧情的衍生?

很萌这对但我觉得楚岚更攻一点(尤其我一想到两个人的身高差体型差……如上图↑),不过球儿阅历丰富武力值较高,互攻也不错。
球儿真的太难写了,高智商组的交锋也太难写了,我实在把握不好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ntm)。




在了解了王震球的「神格面具」技能后,张楚岚可算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第一时间一眼看穿自己了——虽然这跟自己的演技欠奉也不无关系——人是表演的行家啊。

「神格面具」起于倡优。
倡,乐人也,以动听之声娱神;优,谐戏者也,以曼妙之姿悦神。
二者合称歌舞,其中又以优擅演,化自身为神!

远古的巫祝和祭司们摇着铃,画着面,踩着步子踏着点,遥遥地唱起颂神礼魂的赞歌——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
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
成礼兮会鼓,传芭兮代舞,姱女昌兮容与。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飘渺的歌声幽幽流转了千年。

打那以后他就尽量不在王震球面前露出虚假神色,但阵营飘忽、极度随性的西南毒瘤又不得不提防,搞的他不愿坦诚的时候只好面无表情地保持沉默。
真是累死个人。


枯枝败叶在篝火里融化成赤橙色的光与热,六个人的影子重重叠叠地映在石壁上。

两个年轻男人对视一眼,王震球开口说:“大家休息吧,我和小张守夜。”
张楚岚对冯宝宝点了点头。

梅金凤和夏柳青隔得不近不远的靠着石壁休息,鬼佬盘腿闭目坐在一角仿佛和石头同化了,只有冯宝宝大大咧咧枕着行李躺下睡觉,全然没有防备似的。
荒山深夜,寂静之极。

张楚岚站起身,向看来的王震球指了指外面,告诉他自己要去方便一下。
他出去不到一分钟,王震球看了一圈山洞里的众人,也往外走。
还没等他张望张楚岚去了哪个方向,就在洞口被一拉一推,给拍在了硬邦邦的岩石上。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没运炁,怕惊动了其他人。

张楚岚横臂锁着他的脖子,舔了舔牙齿,克制地笑:“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你觉着我是兔子吗?”
王震球的喉管被制住,压抑地咳了一声:“……不是,你是匹披着兔子皮的狼。”
“彼此彼此。”张楚岚眯着眼打量他一圈,“光看脸球儿你可比我无害得多。”
“那是当然,”王震球还有心情得意地冲他眨眼睛,“我比你好看嘛。”

别以为美色诱惑我就会注意不到你在干什么。

“别动,也别运炁,除非你想让我立刻在你身体里放电。”
“你什么时候……?”
张楚岚伸出左手拇指擦过他破皮的唇角:“白天你受伤的时候。”
王震球轻轻地“嘶”了一声,乖巧地收回手:“好,我不动。那你想对我怎样?嗯?”
张楚岚慢慢松开手:“我不想怎样,你当我是来打酱油的,消停点就行。”
“可以。不过小张同学你也要收敛一点啊,”金发青年一脱离桎梏,就支起身贴着张楚岚的耳朵低声说话,“你的控制欲太强了呀。”
末了趁他没反应过来,恶劣地朝他耳道里吹了口热气,再飞速退回了山洞里。

啧,张楚岚揉了揉耳朵,他现在有点后悔因为一点微末的歉意和过多的好奇心陪这个混球玩这一回了,什么好都没捞着,白白蹚了趟浑水。
亏大发了。





*分别语出屈原《楚辞·九歌》中的《东皇太一》《礼魂》两篇。

评论(9)
热度(43)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