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我们




妻子躺在地上,沙漠炙烤着她单薄的背。
男主人还在养伤。
她的腹部高高隆起,里面装着一个成型的生命。她闭上眼睛,看见婴儿睡在彤红的鲜血里。
她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跃过前面的绳子,锻炼的器材挂得挺高,她艰难地跳起来翻倒在另一边,没有感觉到疼痛。
但周围沉默的石柱般的男人都围上来扶她。他们戴着墨镜,穿着黑西装,手脚坚硬如铁,沉默也如铁。
脆弱又残忍的婴儿经不起母亲的折腾,蜷在子宫里奄奄一息。妻子浑浑噩噩地听见医生在下判决书,男主人终于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她害怕地瑟缩,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男主人蹲下来抚着妻子的脸颊,像抚摸一件器物:“你在干什么?”
黑衣的男人们开始踩她的肚子。
也没有很痛。只是胀得发疼。她惊恐地想,他们是要踩破她的肚子,就像踩破一只气球。
那一层薄薄的皮爆开,会流出彤红的鲜血。
烈日光明照彻,她拼命想躲,但没有地方可躲。
这已经是太阳之下。青天白日之下。
她像一条濒死的鱼,嘴里咳出血沫来:“你们为什么……”

求你们不要救我。求求你们!不要救我!

“因为你不是和我们一伙儿的。”不知道哪一个黑衣男人回答。
她勉力抬头,发现是他们异口同声回答的。

——你不是我们。
那为什么要掳我来?为什么不放我走?
这是她一生中最后的疑问。





评论
热度(3)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