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一生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梅金凤这一辈子,只爱了一个人。
她看着镜子里的满是沟壑的脸,想,自己这一辈子差不多可以盖棺定论了。
原来一辈子这么轻易。



年轻的梅金凤乌黑秀发扎成两个稚气的揪垂在肩头,有一腔只对一个人的热忱和只为一个人的孤勇。
年轻的梅金凤向她爱的人告白时两颊羞红心脏狂跳无比认真无比笃定:“我爱你,我会追随你一辈子的!”
眼镜也挡不住年轻姑娘闪闪发亮的眼神。
无根生很不赞同地看着她:“你这一辈子怎么这么轻易。金凤,一生很长的,你怎么能确定这份感情经得起耗呢?”
他几不可闻地叹气:“你又何必为了不会爱上你的我空耗呢。”
梅金凤没听见他后面那句话,她苦恼于一辈子的爱是现在证明不了的,更苦恼的是无根生并不爱她,甚至看起来根本不会爱上她。
掌门待她不是不好,他懂得她,也信任她,或者正因为她无可挑剔的纯粹心思,亲自带她去了二十四节通天谷,把自己收藏的东西都交给了她保管。
她乐意为他做事,也开心于他的信任,尽管这不是她最渴望的。

去通天谷的路上有许多猴子。
无根生指着那群猴子跟她介绍:“金凤!你看,这只叫古畸亭,这只叫高艮……”
“嗤!掌门,古大哥和高大哥要是知道了……”梅金凤在他身后笑,“也亏您分得出,这不都一个样吗……”
无根生摸了摸偎在他腿边的猴子的头,说:“看久了自然能分。”
这个样子的掌门,是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见过?

那时她想,哪怕他永远不会爱上她,能这样一直跟在他身边亲近他也很好。
那时她不知道,一直跟在他身边也是个妄想。



无根生失踪以后夏柳青来找她,说金凤儿我带你去喝酒给你唱戏吧。

戏楼清了场,夏柳青仔仔细细地上好妆,着一身古老的衣裳,施施然独自登台。
梅金凤坐在台下,喝着他给的一坛剑南烧春。她抬起眼,似在看夏柳青,又似在看一个全然陌生的戏子。

夏柳青侧身振袖,徐徐开嗓。
这是我唱得最开心的一出戏,他想,台上独我一个,台下只你一人,我唱给你,你望着我,今日,此地,此刻,姑且算我们是一对罢。

夏柳青唱到红楼时,一句泠泠然冷清清的“哪里去了——”,她没有哭。

待他声沉音低,苍凉地唱道: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她掷杯摔坛,泪如雨下。
夏柳青在她的哭声里,和着一地醇烈酒香唱完后半截: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曲终人散天注定,可悲的是从未错过,也从未爱过。
掌门啊,你可对金凤有过一丝一毫的爱意?



阴雨天气,山水濛濛。
她在临窗的桌上铺开册子,研墨,慢慢抄着半卷《牡丹亭》。
写字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想,所有的注意力凝聚在笔尖。
耳边细雨沙沙。
掌门失踪的第八个月……梅金凤看着错字,皱了皱眉,换了本新册子从头抄起:

忙处抛人闲处住。
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
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
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
牡丹亭上三生路,但是相思莫相负。

“夏大哥,生日快乐,呶,送你的。”
夏柳青愣愣地接过靛蓝封皮的纸册,像是被这个从未期待过的惊喜砸懵了,等他翻开册子看到里面隽秀的字迹写的什么时,几乎哽咽出声:“金凤儿……谢谢……谢谢……我、我回去要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金凤儿你真是太好了……”
梅金凤看他把薄薄的一卷纸册珍宝一样地抱在怀里,心里五味杂陈:“夏大哥……你过了啊……”
相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夏柳青这样语无伦次,甚至要为这微不足道的礼物落下泪来。

于情之一字上,他们到底是相似的痴,相似的苦。
劝不了,得不到。



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
无根生始终没有回来。

她没有在等待,她只是在思念。






关于私设:

⒈夏老唱的戏曲都不是正宗戏曲【戏曲小白就是我了】,前面是红楼梦片尾曲,林申的《飞鸟各投林》,后面是灵魂摆渡配乐,于毅的《君生吾未生》。

⒉金凤婆婆给夏老抄戏文的梗来自 @专业发面馒头 的图,特别鸣谢!馒头老师是非常可爱的全性吹了!画的图也都特别可爱特别有意思!

⒊而夏柳青也同样想不开地守了她一辈子,都七老八十了,还一口一个“傻姑娘”地叫。

⒋最后为二老点播一首《似是故人来》吧。


评论(13)
热度(29)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