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不良嗜好




“即使戒之可得救但你不想得救。”

灵感取自同名歌曲。
趁着劲儿甜一下。写起异性恋我总是格外短……
大概是原著向的一个出行前小剧场。



张楚岚翻着行李包。
他不是很乐意仔细翻一个女孩的包。这种行为怎么想都太猥琐了。
但宝儿姐毕竟不是普通女孩。
她的东西没有什么隐私性可言,糙得和他有一拼,还比他多了危险性。自打第一次一块儿出远门去龙虎山那回被拦下来,他就记得了每次出行前要检查一下行李。还要提醒宝儿姐把绑在身上的刀卸下来。
衣服、证件、充电器、梳子、纸巾、零嘴……他的东西也少,索性就放一起了,反正他必须带在身上的也只有手机和烟。

“没问题了,宝儿姐,刀你卸了吗?”
“改下来咾。(解下来了。)”
“好嘞,咱们走!”

还有二十分钟才登机,张楚岚拉着冯宝宝在候机厅坐下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各个通讯频道里的新消息,随便打开个游戏玩着,冯宝宝坐在旁边拆开一袋薯片,咔嚓咔嚓地吃着,时不时关注一下他手机屏幕上的游戏进度。
没人说话,可是气氛莫名很和谐。女孩往男孩肩膀上靠一靠的话,简直像一对情侣,还是在一起很久一举一动都特别自然的那种。
不过也是如果了。

张楚岚心不在焉地打着游戏,看着冯宝宝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乌黑长发,有点手痒。
想摸一把。
还是算了。
他怂得非常快,但手还是痒,手指忍不住用力,智能触屏手机要是能发出声音,此刻一定会惨叫一声:脸好痛!
随着这错了位的一用力,game over了。冯宝宝啧了一声,抬起头用一种“你好菜”的眼神看着他。
张楚岚回以白眼。
他收起手机摸出烟盒,指了指吸烟区:“宝儿姐,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冯宝宝把空的薯片袋塞到他手里,拧开一瓶矿泉水,声音很脆但语气平平淡淡地说:“切嘛。(去吧。)”

他回去的时候冯宝宝正在吃一袋软糖。
她盯着张楚岚走过来,突然想起来徐三骂徐四抽烟的样子。

三儿咬牙切齿地说,你迟早把自己抽死!以为自个是异人就百毒不侵吗!
平日的温和都没了,十分恶狠狠。

她想,我要不要劝一下张楚岚。
张楚岚比不得她,几乎有一副无敌的身体,可以活得长长久久,抽烟会减寿吗?
他答应的事还没办到,多活几年比较有保障。
于是张楚岚走到她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宝儿姐我们该走了,那袋花花绿绿的软糖就戳到了他鼻子底下。
糖果的味道因为加了香精甜得有点腻,张楚岚闻得忍不住偏了偏头。
冯宝宝举着糖,问:“张楚岚,你要不要戒烟?三儿说戒烟阔以吃糖。”
她和头发如出一辙的乌黑大眼睛里没什么强硬的情绪,好像只是随口一问。
张楚岚也不知道她怎么想起来这茬的。
是想表达什么吗?
他跟她对视了一秒,说:“我烟瘾也不大啊,没事的。宝儿姐,你就别剥夺我这少得可怜的爱好了。”
语气里飘着层轻快的笑意。
“哦。”
冯宝宝本来也没非要他戒掉。她很少管闲事,也不会要求别人改变自己的习惯。会那么问真的就是一下子想到了而已。
既然张楚岚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
她一身轻松地站起来,拎起行李包往背上一背,往登机口大步走去。

我知道有点伤身啊。
张楚岚跟在她后面,无奈地笑了一下,叹了口小小的气,但有什么办法呢。
戒不掉嘛。也不想戒。
抽烟是这样,对你好也是这样。






评论(13)
热度(99)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