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迷雾山谷




第二次做到这个梦。
和上一次基本一模一样的故事情节。



迷雾山谷没有雾。
山谷很深,在一方绝壁和三方山岭包围之中。
说是山谷,更像一小块盆地。有一面极美的湖,与绝壁相对,宽阔的水面接着山岭。湖是澄澈的浅绿苔色,微风吹皱会泛起温柔的水波。
他住在绝壁下的房子里。
他和陪他住在这里的那位小姐每天都出去晨跑和夜晚散步。
有时住所会有来客,有时房子里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她不是情人,不是恋人,不是亲人,更不是朋友。
那为什么陪他住在这里呢。他也不知道。但是他们住在一起这件事,又很合理,很和谐。他有什么话基本都会同她讲。

房子是一间小别墅,就搭在湖边,有一条延伸出去的水泥小路,还有很高挑的纯白色路灯。样式最简洁的像根豆芽的路灯。从谷底往四周望,能看见许多翠绿的山尖,还有一方点缀着零星植物的绝壁。
这天他和她出门散步,看到一个黑盒子,老式小彩电那么大,沉甸甸地杵在路中间。
他一下子就愤怒了。
“你看,小姐,又是他的把戏!”他抱起盒子怒气冲冲地说,“太过分了!”
“嗯啊。”她敷衍地回应他。他一如既往地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她的敷衍,也没有发现那个东西是用来监视他的。
他把那个黑盒子扔进了路旁的水沟里,黑盒子顺水漂走了。
她终于真正有了点表情:“你怎么把它扔了?”
“这算什么,”他理所当然地说,“我的琴盒可比这个东西还贵,一报还一报。”

(乱码了一段,他想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想起自己是个囚徒。想起另一个无辜者遭难的情状。
他原本是一条正在修行的龙。和另一条龙共同竞争一个得道飞升的名额。
他原本住在绝壁之上那个桃源般的镇子里。
辛辛苦苦修行那么多年,他实在太想要得道了,为此不惜给竞争对手下绊子。
下的过了,被主持工作的龙抽走了部分记忆,关在迷雾山谷里面壁软禁。

(作为一个凡人,我是不懂到底抽走犯错的记忆还能反思出个什么来。)

主持工作的龙是陪住小姐的老大,她其实是个“狱警”,负责看守他照料他。
她是神鸟,也许是朱雀,也许是鸾凰,羽翼腾起时云蒸霞蔚,瑞气千万。
但分配到的工作实在无聊。

主持神兽工作的龙已是“大象无形”之身,说话时庞大的躯体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静穆的声音仿若雷鸣。
他的命令等同天罚。

囚徒知晓因果,心火难平,作狰狞貌欲抗之,未得。监官镇之,曰,汝性恶,天道不予。






评论
热度(1)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