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东风破





要你陪我去质问
质问天地我的来历

生我者何人
育我者何处
为何我百年不老
为何我学不会笑
为何我灵魂有缺
为何我情感有失



他曾说麦田是最华美的生命
金澄堪比太阳
而他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会用余生把我守望

我看着他花白的鬓发
想我若得偿所愿,该是这样

我与他重逢时樱桃已红
他在我眼前一步步迈向衰亡
你呢
我是不是也将目送你绿过芭蕉
从三月春走到十二月夜寒秋千荡



我空白的眼睛里跳动着茫然的心脏
望不穿未来和过去的模样
有力的手指抓不住离开的衣裳
拳头打不破囚笼,反而先将你打伤

七十年上下求索
人间流浪
蜀地的竹子开了花
南方有未枯的海洋
北方的雪年复一年
我仍在眺望

眺望天尽头吹来的凛冽东风
吹破迷雾,唤我归乡






评论
热度(18)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