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初始,人以为天下之大,无不可去之地。足下所踏,皆是坦途。
新学步时,世界亦新。

奔走跑跳,上山下河。
边走,边长大。

及至摔跤、受伤、流血,方知路不平、有坎坷。

再后,便知何止有坎坷,更有陷阱深坑相待。
无同行者的路,土塌、石落、沙滚,绿洲栖巨蜥,雨林盘森蚺。蝴蝶白鹭,塞外江南。
有同行者的路,拥堵、摩擦、碰撞,钢筋搭铁骨,画皮打照面。妖魔鬼怪,灯下共舞。

软弱者半途而废,望前后茫茫停于中道。
倒霉者入死胡同,走到尽头是此路不通。


长路悠远,何时已矣。
一生一路,不遑出矣。







▪最后两句化用自《诗经·渐渐之石》。


评论(4)
热度(2)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