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坠鸟





金色的喇叭花
流出红色的血
喇叭花里飞出的一千只凤凰
逐一死在梧桐上

火和土都不能让它们重生
何况梧桐,梧桐也将在刀斧下灭亡


逆流的花匠走在凝冻的冰河上
一岸是热闹的西方
一岸是热闹的东方
两岸他都不能踏足
因为他失去了他的凤凰

自苍穹而下的神驾车滚滚而过
一鞭抽碎了冬阳
花匠的花一朵朵地枯萎
旱死在春雷打响的第一个晚上


最后一只凤凰和花匠葬在一起
最后的喇叭花被做成标本
忘记了歌唱






评论
热度(18)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