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细胞畸形分化并神经性遗忘症




▪↑这病百分之九十九不存在,我乱编的。
▪普通人AU,#天桥故事#系列。
▪违背科学,强行发糖(?)




“什么!宝儿都二十六七了?!”阅人无数的夏禾难得惊诧,“张楚岚,你不是逗我们玩儿呢吧?”

又是天桥F4聚餐时。

“我骗老王老青也不能骗你啊禾姐!”张小贼晃荡着一脑袋酒精,艰难地回忆往昔峥嵘岁月,“说不定还不止呢!我刚遇到宝儿姐的时候,她看着十五六岁的模样,十一年了,现在看起来也就跟我差不多大!嘿嘿……”
他握着酒瓶笑了声,脸朝下趴到桌子上小声嘟囔:“我小时候觉得,宝儿姐是神仙来的……”


那厢王也和诸葛青对冯宝宝进行了强势围观。
王也摸着下巴:“只是衰老得慢?会不会太慢了点……”
诸葛青则若有所思:“虽然直接询问女性年龄不太礼貌……但冯宝宝,你到底多少岁了?”
“和张楚岚说滴应该差不到好多。”冯宝宝淡定啃完一只鸡翅,慢吞吞道,“十岁以前滴事,我都记不抻钭咾(记不清楚了),前头没遇到张楚岚那几年,我也没长得愣个慢,不晓得啷们回事(不知道怎么回事),后头就越长越慢咾——”说到这里她有几分不服气地看向张楚岚,“要不然勒娃儿也莫法高我恁个多。”

张楚岚这时恰好抬起脸,一脸迷茫地回了她一个傻笑。

“哎呀,宝儿,”夏禾听到笑起来,觉得这姑娘真是再可爱不过,“你的身高刚刚好,高挑又不过分,长那么高干嘛,天塌下来先顶着吗?”
“……对嚯,好呛也没得啥子用。”冯宝宝眨了眨她黑莹莹的眼睛,伸出胳膊比划了下,“只是我当年捡到张楚岚滴时候,他才恁么点点高……”
夏禾拈起酒杯喝了一口,托着腮仔仔细细地看她,于是看见青春正盛的女孩子,神情里有淡淡的怀缅。


诸葛青在桌子对面跟王也咬耳朵:“老王,有点邪乎啊,这会不会是某种疾病?”
王也夹了一筷子菜:“我一点儿也没听过这样的病啊?与其说是病,我倒觉着更像长生不……”
“老”字还没出口就被截断:“她不是。”

他俩一起转头,张楚岚正盯着他们。他脸上的红似乎涌进了眼睛里,夜色中晕开一片真假难辨的赤色。
王也觑着他摁在玻璃瓶子上的血管浮凸的手,怀疑这位“天桥贼王”终于按捺不住,要走上杀人放火的道路了,连忙安抚:“我瞎说的,开个玩笑,哪能真有人长生不老呢?老张你别往心里去啊。”
诸葛青配合地拍了下王也的背:“叫你瞎说。老张,这顶多是个医学界尚未发现的疾病,你别理老王,他喝多了。”

张楚岚置若罔闻,直直地盯着他们,又好像谁也没看,强调般重复道:“她不是长生不老。”他语气笃定地说完这句,忍不住确认似的望了一眼好端端坐在那儿的冯宝宝,好压下心里不知从何而来疯狂蔓延的慌张和悸涩,然后从塞满整个皮囊的漆黑乱麻中挣脱出来,重新得以喘气。






评论(7)
热度(64)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