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梦到了更新。我是中毒又深一层了吗。要么就是一路追连载,宝藏篇琢磨太多了。




一共应该是四个人。
张楚岚、王震球,和另外两个我记不清的男人。
公司职工?也许有一个是张灵玉。

他们在一个黑暗的地下空间,打着手电筒查证什么,所有人都失去色彩,水洗过一般苍白。年纪最长的那位离查看的东西最近,他举着手电筒细细看完,直起身来征询其余三个人的意见。

没有人回答他。

张楚岚散着头发,戴了一顶边檐柔软的帽子(有点像渔夫帽),发尾落在肩膀上微微翘起。他没有开口、没有演戏,无所谓地偏过头去,望着四周的壁砖。神色中除了一点似有若无的讥诮,几乎是一片空白。
王震球和张楚岚类似打扮,他没笑,甚至没露出眼睛,在阴影里无声地偏转了目光。像一条无毒但齿牙锋利的蛇。
剩下的那个年轻人亦只是沉默。

年纪最长的那位大哥挪了下位置。
随着他的动作,我听到液体流动的声音,突然明白过来他们为什么没有颜色……他们在井里。
一口深彻的井。只有微光照进它幽暗的腹腔。

极端的黑暗里,苍白的人们是他们最本真的模样。


(二叔:?在井里也不该没有颜色!
我:大约是潜意识逻辑自洽……)






评论(7)
热度(6)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