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不相干




从头到尾,我都是那个不相干。

哪都通某快递员视角。一点宝岚。
杂糅大量个人情绪,大抵有些病态。请慎观。




作为先天异人被招进哪都通的时候,我刚满二十岁。
从生物遗传学和概率学来说,我是个变异的个体。我家往上数三代都没有异人,也没有任何人在哪都通任职过。不过也说不准,毕竟再往前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快递公司是个异人公司,但不是皮包公司,平常是真的有很多快递要送,最开始那阵儿我对自身能力的掌握不够熟练,被分派到仓库里收拣包裹,时不时还帮忙派送一下。

差不多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搬着一个死沉的箱子从仓库往外走,奈何不是力量型的,眼看运炁也撑不住了——我不耐烦社交,更恨麻烦,当时宁愿被砸也没打算开口求助——等着被砸的当口,箱子被悄无声息地托了一把。等它平安落地,我张望了下,毫无疑问是刚刚路过并且走在左边的人帮了我。我隐约记得他的名字,应该是张楚岚。
为了等台空的推车继续干活,我停下来目送他,直到他和并肩的女孩儿进了电梯。



往后的几个月里,我开始参与一些简单的任务,又断断续续碰见过他几次。大多时候他都和那天那个长发女孩出双入对,张楚岚叫她“宝儿姐”。奇怪,他们看起来明明年龄相当。从其他同事的聊天中我得知,那个女孩叫冯宝宝。
冯宝宝。是她的名字好听,还是他的声音好听?总之我每每听见他的“宝儿姐”,都会被吸引注意力。

在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里,他有两回叼着烟。我觉得他抽烟的样子跟其他时候不大一样,不论是低头点火还是吞云吐雾,只要不笑,都格外……抓人。像一片雾中闪烁的谜语。和风干的燃烧的罂粟,漆黑的火里有焰红的种子。

我从前不喜欢烟味。现在也不喜欢。
但我想我可能有点喜欢张楚岚。这喜欢真是毫无来由。好在这喜欢并不如何深。当然,也没有深的机会。
从各方面来说都没有。

时间久了,我终于有几个聊的上天的同事,和我经常搭档的罗姐家庭美满,儿女双全,某次吃饭时她跟我说起她的丈夫抽烟。
我问她,你会劝他戒烟吗?
什么劝呀,她露出一个故作惊诧凶恶的表情,是要他戒!戒不了也不许在我和孩子们面前抽!

我看着她的理直气壮,想,我不可以。我没有资格。
张楚岚是个独立的个体,抽烟或者喝酒,都是他的自由。我喜欢他也不可以干涉,哪里来的立场?只有和他互相喜欢、互相关爱的人才可以,他们才是打破壁垒彼此联结的。他们是这人世间交融的雪,合一的线,彼此拥有,才可彼此拆卸。



以我的权限,基本查不到张楚岚和冯宝宝的任务内容,我猜想那些是公司的保密任务。我还想,他们真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情侣。
他们两个走在一起,不像任何一对我见过的恋人。他好像也没有很体贴,她好像也没有多温柔。他们之间甚至不会有亲昵的动作,至少我都没见过他们牵手,可是他们的气场又莫名相合。一个交汇的眼神,就可以契合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有一次早晨我遇见他们,两个人像是匆忙梳洗后赶来的,冯宝宝的长发还乱着,张楚岚正在穿自己的外套。他胳膊伸进袖子里,伸出来时顺手就给她理了把头发,冯宝宝拎着早餐,察觉到身边人的动作,头也不转地递给他一杯豆浆。

极偶尔地,我会见到别人来找他。其中有一位金发的美丽青年,只惊鸿一瞥,我就移开视线。太耀眼的人。我不喜欢第一眼就被灼伤。

我喜欢慢慢被烧死。




越到后来,他越少出现。

连日秋雨后难得的晴天,我趁着午休时间溜到楼梯间喝酒,转过拐角猝不及防地看见了他。

他倚在栏杆上咬着烟,闻声扫了我一眼,我沉默地晃晃手中酒瓶,在楼梯另一端坐下来。他的侧面正对着我。
可遇再不可求的独处,我力求每一眼都看得真切仔细。阳光很亮,他的皮肤在饱足的光线里呈现出一种细致的颗粒感。一双眼睛好看到极致,黑而透,那些睫毛垂目时是拂过水面的杨柳,抬眼时是点过水面的翅尖。鼻梁挺拔,眉毛一般……

忽然他闭目按了按太阳穴,然后揉了揉眼睛,我收回视线,屏住气息,无声地喝着我的酒。

他抽完烟就走了。从另一个方向。没有路过我。
过分敏锐的人大概感觉到了什么。我没有看他的背影,我想说话。但是到底没有说。
脚步声消失的最后一刻,我被静寂的窒息感打败,深深呼吸了一个轮回。烟气过肺,像是一场嗅觉的洗礼。所有内脏自高空而下,摔砸得七零八落,发出空荡的震响。
我瘫坐在台阶上靠着墙,慢慢喝完瓶中酒,一个恍眼,盛大的夕阳金澄暖艳,如海潮不由分说从瞳孔灌入,一秒就把我淹没。
我低下头,瞧见泼进窗的夕阳也晕了一地。光洁地板是人造的证据留存版,印刻每一个过路者的痕迹。瓷砖上那根不足指甲盖长的黑色毛发因此得以安躺。我睁大眼,撑着三分晕眩的大脑仔细看去……睫毛?
是他的睫毛吗?
他刚刚——也许很久了——在这里揉过眼睛,而期间又没有别的人来过。
我有一点开心。就一点点,我抿嘴笑了一下。
笑过之后,那一丁点儿微量的开心就烟消云散了。快乐真是烟花一样的消耗品。
然后星与月出来了,在还没彻底暗下去的天上。

和那根睫毛对坐到天黑,路灯亮起来时,我绕过它离开了。








评论(20)
热度(62)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