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说书人




说书人,你的故事从哪里开场
——从一条河,哎呀,也可以是一段江
——它有一个属于我的名字,用来弥补灰白年代最稀缺的鲜亮

胭脂河,桨影摇荡
它是男儿泪,还是女儿柔肠
葬过的红骨
是不是可以浸染夕阳

渡口的船将要废弃
两岸还是家乡
碑山林立,江水洪流
岁至秋节,人世茫茫
故人梦中予信
写就却又遗忘
那白纸黑字到底讲述了什么?
——不可知啊
只能在胭脂江上,把封冻的旧事怀想

长河侧有高山长
骡马的蹄子陷进柔软泥泞的山脉
碧色雨帘后有纯真的神在张望
她轻轻挥手
崖上的花朵便次第开放
足踏之处,泠泠露珠滚落衣裳

驭马而过的少年,心已苍苍
听见了吗?
——你不要回头去应
只需听,听月光下歌声微漾

说书人
故事还没散场
但为何你的眼睛里
寂寥寒星已高挂在夜空中央





评论(5)
热度(24)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