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观者




某吕家人视角。
按漫画剧情走,涉及剧透。
瞎猜系列,全程脑补。



据说吕良杀了自己的亲妹妹。

之所以是据说,一来没人有真凭实据,二来我主观判断他没有。
不过以吕恭为首的好些族人一口咬定他是凶手,抓了逃,逃了追,几年过去,吕良终于还是兜兜转转地“回”家了。


我在吕良尚小的时候见过他,单方面的。
我知他,他不知我。打过照面,没有说话。
族中的少年天才,纵使顽劣得令人头疼,也远非我这样泯然众人的旁支弟子比得上的。

当年吕良疑似杀了自己亲妹妹的事一经爆发出来,就在全族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吕家人在外的风评虽然不怎么好,抱团护短这一点却是公认的。
“对自己的血亲下手”这个认知,让吕良几乎被族人的眼刀剐尽。
往日里作的小恶好像通通反噬撕咬回来,他说的没人信,他没做的有人猜,有的是人想把他践踏进泥泞里,却没人要伸手从深渊里拉他一把。

他的哥哥不信、他的父亲不信、他的爷爷不信,只有他的曾祖父说“先押着吧”。
加诸身上的拳脚和厌恶仇恨的目光让这句话听起来更像缓刑,于是他怕了,他逃了。

自此漂泊江湖,栖身全性。
也许那更适合他呢。


吕家的人玩灵魂玩久了,大部分都会有点疯。
我是个为数不多的冷静派,倒不是自夸,因为这说明我学艺不精。
虽然有点受排挤,但日子久了,我还挺喜欢这种冷静的状态的。
就像他们在演故事,而我是看故事的人。
尽管我知道我也在网中。

我是不信吕良杀了吕欢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当年的事我从头到尾都想不通,太蹊跷了。
吕良固然撒谎成性,行为多有不端,但怎么看也不会到谋杀亲妹的程度。
那样小的两个孩子,无怨无仇无利益纷争,他图什么呢?


我看着被五花大绑的吕良。
还是个孩子。不知道他如今是十四五岁,还是十六七岁。
戴着破碎的眼镜,面色苍白,头发散乱,脸上和身上都是干涸凝结的血污。
狼狈的样子和他从吕家逃走的那年如出一辙。

世事轮回,何其谑也。


我被安排看守他,当然,不止我一个。
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靠营养针吊着命。偶尔听他呓语,来来回回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huan、lan、jie。
最后一个我疑心自己听错了,因为吕良在族中并没有亲近的姐姐。
……也许是他在外面认的罢。

做看守是件挺麻烦的事,要毫无意义地集中注意力,又枯燥又费神,还不好分心找乐子,于我而言只有两件事可做:聊天,或者发呆。
没有好的聊天对象的情况下,我一般都在脑子里走马观花——还要留根线保持警惕。

全性向来热衷于搅风搅雨,去年起八奇技纷纷现世,炁体源流是最早暴露的,听说全性的人就是最先得到相关情报的一批。他们挖了张锡林,哦不,是张怀义的坟企图找到线索,还绑过张怀义的孙子张楚岚。
——从尸体上找线索,我想只有吕良的明魂术做得到。

后来的罗天大醮全性那帮疯子更是在龙虎山大闹了一场。全性攻山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只知道那之后田老身死,老天师以一人之力满世界追杀全性,甚至要在锡林郭勒草原决战,前些天才被十佬中其他几位和公司高层劝回。
全性攻山……吕良参加了吗?他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呢……
还有八奇技……张楚岚和王也,都是参加了罗天大醮的,如果吕良作为全性一员参与了攻山行动,会不会和八奇技的后人有所交集?

想到八奇技我就想起公司最近捣毁的碧游村,捣毁一整个村子,难道里面全是异人吗?可异人除了家族和帮派,怎么会聚而群居呢?按人类发展的历史来猜测,这是族群意识产生的部落,唔……触碰到人口红线了么,但我总觉得个中缘由不止如此,尤其是他们拘捕的马仙洪村长还在押送半路被劫走了……

扯远了。我把飘忽的思绪拉回来——其实我目前比较好奇的,是吕良被抓回来之前的事。

那时候全性的人生怕被老天师逮到,都在四处躲藏,可吕良被抓的契机,竟然是因为跑出来和什么人秘密会面。
他删掉了自己有关那个人的记忆——这是一个他不想被别人、尤其是家族的人知道的人。

我偏头看向房间里被锁着的吕良。
你的盟友,会是谁呢?


还没等我琢磨出个所以然,吕良就被族长提走了。
族长一直以来对他倒是手下留情,不知是心存疑念,还是看中他那一身天赋和能力的利用价值?

我在心里哼着歌目送吕良,祝你平安咯,小伙子。






希望二叔手下留情【廖叔朵儿嘎嘣一下干脆利落得我心慌,龚庆也挂得飞快】,让我岚后面去救一下这个还有挽回余地的娃【目前唯一可以指望的合作伙伴了】【话说吕良同学删除了自己有关楚岚的记忆再见面还认识吗】【救救孩子【?

评论(1)
热度(22)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