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年岁




破案了,我本质上可能是个长评写手。
自己写的不怎么样,靠啃别人的作品苟活的那种。【是以本文又名,被文画神仙们感化成半个也青女孩的肺腑心声。】

这篇给 @写个锤子 的《回到九月》。第一次看锤子老师的文,被惊艳到了,写的也太好了……正好无事,于是决定不在评论区挤,单开一篇来啰嗦。

文章初看仿是一片干裂的戈壁,血气四溢但是填补不了什么,或者树干还绿但避免不了枯萎的沉郁。【另插一句,衣如蝉蜕落下真是具象化了赤裸躯体脱出的全过程】直看到一塘新雪感官为之一变,泥泞里一块玉一样温凉不刺眼,再加上“年岁到了”四个字,让我凭空生出一种“檐下积雪,中堂昏暖”的岁月安定来【我知道您这里想表达的大概和我所感受的不同,八成是我太老年人了】。后面抚摸心跳那里,才开始激烈、开始有了一场做爱本来的欲感。不管是投入火海的三两杏花,还是角刺峥嵘的嶙峋玫瑰,都有种和这篇文基调统一的极致浪漫。

以上都是我胡言乱语的整体感受。

要说到也青个人,给我感觉更强烈的是青,“笑容无懈可击,手段残忍至极”,这样深情又绝情。更温敦无可奈何的则是也,开头就是蒙着一层血色的“命运”来回造访,平平常常又很沉重真实。及至后来历数年龄,中年危机简直句句如锤敲打在讨生活的社畜心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细致地分开讲,应是锤子通过文字已经把他们熔炼为一个浑然的整体了。岁月流逝固然带走了年轻的活力和鲜妍,总归不可能什么也没留下。在那些不可追回的日子里,两个相爱的人互相了解、互相融入,有自己或察觉或未察觉的无数痕迹在,厌倦些微,可是爱骨仍执。

那么便不要分开了吧,人世就是如此,不会更绚烂,也不会更糟糕了。






 
评论(2)
热度(11)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