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不灵/地不灵/天下大乱发神经

蜜糖





人生好苦,她自小沉迷于摄入糖分。各色甜品,巧克力、冰淇淋、面包、蛋糕、饼干、奶茶、果冻,皆经由她的口落入胃中。其实她不在乎吃进去的如何消化,她着迷的是“甜”带给味蕾的绝妙感受。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斯美好的东西呢?
能教她永远心怀希望。

十年过去,她的牙齿从外往里烂到了根部。遂就医,缝补之。良药甚苦,于是嗜糖更厉。

再十年,她一嘴牙齿及口腔粘膜通通哭天抢地做鸟兽散,整张脸开始由内而外地腐烂。镜子里只能照出皮肤下隐约游走的黑色影子。摸起来一点都不痛,她不觉有异。

又十年,她已碰不得其他味道,尤其五味之咸。走在街上,浑身散发着甜蜜的腐朽气息,像一只粉红的秃鹫。羽毛尖上滴落的汁液,都是粘稠的糖浆。丝毫不芬芳,闻着反而甜得叫人恶心。

她走进常常光顾的甜点烘焙坊,买了一块钟爱的香草慕斯奶油蛋糕,雪白糕体上洒着一层醇香的可可粉。她端着蛋糕,满足地深吸一口气,赶时间似地狼吞了小半,然后蛋糕落地,摔得粉碎。

她像一颗突然融化的糖,失去形状,流泄在路边的垃圾堆旁,死了。






评论(5)
热度(7)

© 流浪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